• 首页 » 电影 » 剧情片 » 猫色一本道在线点播迅雷下载
  • 猫色一本道
    猫色一本道
    主演:马树超
    类型:剧情,儿童,动作,犯罪,犯罪片
    导演:
    地区:中国大陆
    年份:未知
    语言:汉语普通话
    备注:超清
    更新:2022-01-24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倒序↓顺序↑

    猫色一本道

    暑假里,傣族少年在原始森林撞上一个号称“蝎子”的团伙,为了揭露和打击他们乱捕滥猎和倒卖走私毒品及珍贵药材的犯罪行为,岩尖在爷爷和玉波姐姐的协助下,机智巧妙地将罪犯一一捕获,正当他们即将胜利凯旋之际,有人从背后朝他们放了冷枪,竟然是隐藏在身边的“自己人”……

    1《怎一个“情”字了得》 寓言材料中,富人所以认为独生子聪明而怀疑邻人,完全是感情先入为主的缘故。然而,寓言毕竟是寓言,它虽然蕴含一定的生活道理,给人以思想的启迪,但并不等于生活的全部。诚然,人们对事物的认知,往往受感情的左右,可“感情”代替不了“ 认知”的“理”,相反,“理”大于“情”,“情”趋从于“理”,怎一个“情”字了得呢? 怎一个“情”字了得?据《吕览·去私》篇载:晋平公让大夫祁黄羊推荐南阳县县令,祁黄羊毫不迟疑地说:“叫解狐去当,他一定能够胜任。”晋平公惊讶地反问道:“你说的是解狐吗?他不是你的仇敌吗?”祁黄羊笑了笑说:“您让我推荐的是县令,并没问谁是我的仇敌呀!当县令,我认为解狐最合适,他能干得很好。因此才推荐他。”果然,解狐很有才干,成为百姓拥戴的好县令。又一次,晋平公让祁黄羊推荐一位法官;祁黄羊想了想,说:“让祁午做吧,他是再合适不过了。”晋平公听后又很震惊,说:“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你推荐他不怕别人说闲话吗?千祁黄羊认真地回答说:“您问谁能当法官,我就把最能胜任的人推荐给您,您并没问我祁午是不是我的儿子呀!”事实上,祁午正如父亲所料,他办案精细果断,政绩斐然。孔子闻此曾赞叹道:“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是啊,祁黄羊两次推荐人,虽然都直涉感情,但他的认知、判断却完全不受感情的左右。可见认知之“理”是“情”外之物,它因人而异,并非总受“情”的束缚。 怎一个“情”字了得?战国时齐国的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丽”,其貌美,就是用今天的“酷毙了”“帅呆了”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妻、妾、客人都一致认为他“美于徐公”,他也自我感觉良好,然而,当他见到徐公,“孰视之”,“又窥镜而自视”后,就不得不“自以为不如”甚至“远甚”了。无疑,邹忌是希望自己比徐公美的,他也一定有着那种感情上的自爱,但难能可贵的是,他竟能突破感情的樊篱,冷静清醒地分析自己的“美”,并做出实事求是的认知判断。德国大哲学家康德曾说:“每个人必须承认,—个关于美的判断,只要夹杂着极少的利害在里面,就会有偏爱而不是纯粹的欣赏判断了。人必须完全不对这事物的存在存有偏爱,他在这方面纯然淡漠,以便在欣赏中,能够做个判断者。”这一点邹忌做到了,他在“纯然淡漠”的心态下所表现的自知之明,不仅赢得后世的赞誉,也是“认知”高于“感情”的有力佐证。 怎一个“情”字了得?晋代历史学家陈寿的父亲因犯错误,受到诸葛亮的严惩而郁闷致死。然而陈寿并未因为孔明是仇人,就徇“情”忘“理”,歪曲历史,他按事情的本来面目”,写诸葛亮“东联北拒、高瞻远瞩,励精图治、赏罚分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从而突出了人物的雄才伟略、高风亮节。陈寿也是人,以其历史学家的心灵,当然有着丰富的感情,“杀父之仇”他能忘吗?当然不会!可他竟能抛开个人的爱恶,如此“歌颂仇人”,大讲实事求是,也决非“认知” 出现了毛病。这,只能说明“感情”左右不了“认知”,其影响是有其局限性的。 哦,怎一个“情”字了得!2《如果死去的是我》 如果死去的是我…… 又一次地躺在床上看《三国演义》,这样很好,我可以让自己也融入金戈铁马,让自己的思绪飞到那我早已向往的年代。 一阵风吹了进来,我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我是赵云,潜意识告诉我。 天下大势,早已被三分。一分曹操,他虎踞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一分孙权,他龙盘江东,恃天险而望中原;一分刘备,他至德至贤,天下之民无不竞相称颂。我的主公就是刘备,虽然他文武不及曹操,身世不及孙权,但他为人忠厚,从不因为和某人关系密切而改变他对事物正误的看法,我看中的正是这一点,想当年在当阳长阪坡的时候,我奋力救出太子阿斗,几乎被曹操所害,他居然把亲生儿子摔于地上,说:“为此子,几损我一员大将!” 虽然天下三分,但最有机会一统中原的是我的主公。文有诸葛亮,武有五虎上将。要不了多久,只要坚持诸葛亮的联吴抗曹政策,中原唾手可得。 可惜的是,一件意外,让主公对事物认知发生了偏差。 关羽死了,是被吴国吕蒙害死的。关羽、张飞和主公曾经义结金兰,三人情同手足,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为此,主公大怒,兴起百万大军,不灭吴不罢休。 我想劝说主公,因为关羽的死可以说是他自己造成的。他狂妄自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就连诸葛亮军师的联吴抗曹政策都抛于脑后。我告诉主公,千万不要因为关羽的死而改变对整个局势的认知,死了关羽不要紧,只要坚持军师政策,很快就可以实现主公多年的心愿。我天真地认为,主公会冷静下来,正确地对待这件事。可惜主公已然失去了理智,听不进一点劝告,反而对我深为不满。 许多朋友都说我笨,主公和关羽的关系难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以为主公会把感情和整个局势分开。唉…… 后来,主公御驾亲征,结果托孤白帝城。 我很伤心,我多么想死去的是我而不是主公的兄弟,那样的话,也不会导致今天的结果。 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原来只是南柯一梦。 我却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 感物伤吾怀,抚心长叹息。 只是希望所有的人正确地对待感情……3《拭去眼前的浮沉》 浮尘障目,看清流常为浊水,观蓝天常成阴霾,眺绿野常似荒漠。 情感萦心,每易欺于谎言,偏于成见,惑于谗巧。 要看清世界,须拭去眼前的浮尘,欲明白是非,须放下心中的偏见。 古往今来,多少王朝因奸佞当朝,主上昏愦而倾覆?人世千年,又有多少人因受内心情感的左右,失足遗恨,抱憾终身? 汉成帝宠幸赵氏姊妹,迷于儿女私情,溺于声色之娱,难以明断国事,遂至天怒人怨,二百年汉室之基,一朝为王莽所篡。牛顿,这位名振寰宇的物理巨擘,却在晚年为宗教感情纠缠,作出“上帝用拳头一击而运动了地球”的荒谬判断;刘备因兄弟之情无法释怀,贸然出兵,落得个营烧八百里,含恨白帝城的可悲结局,只能带着兴复汉室的遗志托孤于丞相,深可痛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在今天,若想明断是非,就必须以史为鉴,以人为鉴,冷静观察,周密分析。 于个人,为前途理想,切忌凭感情盲目行事。若一味相信自己心中认定的好友亲人,难免会排斥许多直言诤言。 于国家,领导人更应当广纳谏议,听取民情,唯其如此,方能保国安民,方可强国富民。 人之一世,殊为不易。想要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更是一个严峻的话题。人皆有情,但如若为情感所役,失去了理智与客观的判断,又如何不是人之大失! 在种种感情的萦绕之下,我们需要让心灵倾听最真的声音,这最真的声音或许来自陌生人,甚至是敌人、仇人,但只要你能静心安神,就可以做一个智者,做出正确的判断与选择。 诚然,亲人友人也会提出各种有益于我们选择、认识的建议,这时的我们,更不能怀疑自己会因难于摆脱主观感情的束缚而对他们产生隔膜! 学会分清是非,懂得明辨善恶,这正如我们看这个世界一般,要不为障目的浮尘所蔽。那样,我们定会看见清流之清,浊水之浊,看见蓝天之蓝,阴霾之暗,看见绿野之美丽,荒漠之单调。 愿你拭去眼前的和心中的浮尘!4《农夫的日记》 年月日风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 我不想成为后人的笑料——“守株待兔”已很让我脸红了!究竟是什么让我面对众人的讥笑还能苦苦地支撑,是眼前这个很新巧的捕兔袋吧?不敢确信。我只觉那是黑暗的洞,在一点点吞噬着我的自信。 张三站我身后,道:“按照它的设计,捕兔应该不是问题——只要再坚持。”我无言,毕竟有谁相信自己的敌人?这家伙曾最爱讥笑我“守株待兔”了!可是,我真的该怎么办? 年月日 晴 今天天气很好,如我的心情,我已撤回了捕兔的工具,终于感觉不到压力了。至于旁人的讥笑,我已司空见惯。 我相信了儿子的话:“为什么要死死守着那一套呢?曾经的失败不能说明问题。收回迷茫,我们好好种田吧!” 是的,我不再坚持,我听从儿子对事物的判断。有什么理由不相信自己最亲的人呢? 年月日 雨 这真是阴暗的一天! 我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放弃?”太没有勇气了!我后悔自己没有听张三的话。他在我撤走工具的第二天便捕到几只兔子! 又一次失败! 年月日 多云 我要反思,我应该好好地反思。 几天的思考,我想应该有收获。 很容易想起《韩非子》的寓言,我也很受启发。人们总是很相信自己的亲人,这是一种感情的依赖感。意气用事,感情就会遮住理智。 有时候,敌人甚至是你成功的伴侣,别用仇恨掩住双耳,听不进“金玉良言。———我不是感谢张三,我终于明白失败的原因。 基于正确的客观事实,我才能正确地认知事物,这些于我的儿子和张三都没有关系,正如感情的亲疏与事物的认识,因为他们只能影响,而无法决定,真正面对的,是我自己。 某些事物不是简单的,要认知它,靠的是自己,别人的建议都只是参考,更别说因感情亲疏而区别对待——那真是一个彻底的错误! 我想,我真的应该明白了。 但愿明天是新的一天!5《一个关于“偏见”的偏见》 偏见之于看风景,是大有差异的。风景没变,但倘若看风景的人戴上有色眼镜,景致也就大不相同了。有偏见的人当然全是有心的,并且大抵以唐朝名僧慧能为榜样,主张“心外无物”,看东西想问题时不免给自己的心加装一副有色眼镜,然后再将头缩于腹内,如同刑天之民,视听蒙蔽,如此一来,偏见就形成了。 我们每个人在环境一样,心境不一样时,一个个偏见便会从心灵的墨镜后“倏”地钻出来,同样一个晚上,“欢愉嫌夜短,沉闷嫌夜长”便是这个道理。世事如此,人世(事)亦如此,法语中的“喜乐”(bonheur)便是由“好”和“钟点”两个词组成,而德语中的“沉闷”(langweile)据字面上解释却是“长时间”,个把钟头说不上长,也谈不上短,但正由于心灵的偏见,愉悦和沉闷也便应运而生了。 “偏见”和“偏爱”如同孪生兄弟,是分不开的,“偏爱”必产生“偏见”,而“偏见” 又偏爱所偏爱的。雪莱的《赠珍妮——一个回忆》中对啄木鸟的描写中道:“鸟吸山更幽”,王籍名句中也说“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而王安石的世界观与前面二位大相径庭,写道:“一鸟不鸣山更幽。”后人讥为拙笔,可见针对鸟叫,王安石认为是大煞风景的“鸦鸣鹊噪”,而雪莱和王籍则推为“莺啼燕语”了。 我们怕偏见,更怕偏见多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于是无端地怀疑自己,但更多的却是怀疑别人,又常常摸着良心,看看是否戴了有色眼镜,常常按住心灵的缝隙,以防“偏爱”乘虚而入,“偏见”乘虚而出。但长久这样折腾下去,不免身心俱困。于是又产生一个偏见:“我公正得很!没有偏见!” 叔本华在《哲学小品》第二百七十八回中写道“思想家应该是聋子”,此话大有道理,否则耳根不清净身心受玷污,必产生偏见,继而产生假道学。但这只是被迫防范偏见。倘若要根除,怕只能不长心了。钱钟书说人人都有偏见,因为人人的心都是长在左边的,心是偏的便是偏心,偏心所以产生偏见,偏见侵蚀我们的头脑,于是思想也有所偏,这便是为什么但丁在《神曲》中写“地狱里连太阳也是冷清清,静悄悄”的和“魔鬼偏爱牛,所以常现牛形”的缘故了。 心是长不回正中间的了,所以,我们想东西时不妨少用心而多用点尚未偏倚的大脑,便可杜绝偏见。当然,心上的有色眼镜是一定要取掉的,据艾克曼1830年同歌德的谈话中所述,歌德最讨厌戴眼镜的人。6《面朝大海》 仿佛在所有女孩编织的梦中都会有大海的存在。而我,却莫名地不安,甚至于惧怕面对它……蓝色是我最喜欢的颜色,透明而又温润,但为何我从不喜欢能把蓝色表现得如此出色的大海呢?也许在大海的面前,渺小的我显得苍白无力吧。 时常做噩梦,梦见自己被抛进了大海里,周围黑色的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水争先恐后地要吞噬我,我尖叫,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然后便一脸一身冷汗地惊醒。 一天一天地长大,读的书越来越多,我知道了当我面对大海时,我的心中是无尽的孤独,那是一种只面对无边无际的海才会油然而生的悲切。 虽然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两个很崇拜我的妹妹,还有许多关心着我的朋友和长者,但总有一天我会长大,独自去面对社会的汹涌暗潮,所以我怕。 大海就仿佛是这个社会,一浪一浪地接踵而来仿佛是社会在不断地发展,一个大浪打过来,弱小的就被埋没了,只有站在浪尖的人才能也只能死守着那一方寸之地,因为竞争是这样残酷。 小时候听妈妈讲“文化大革命”的故事,总以为在听神话故事,爸爸常提醒我社会不一样了,总以为他在吓唬我。而当我尝试面对它时,我仿佛看见了大海,于是我退缩,于是我不败而败了。 但是,当我看到大海正受着多种因素威胁在缩小时,我发现原来没有什么可以永远支配一切,而每一个人都能成为一个强者,做一个成功的弄潮儿,于是我决定跨出这艰难的一步,学会如何适应社会、融入社会。当我现在站在波涛汹涌的“海”中回望沙滩时,我感到了一种自豪感遍布全身,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啊? 而今走在沙滩上,已不再会为一个浪的出现而大惊小怪;在我的梦中也不再出现大海的噩梦,或者可以说,我克服了自己制造的困难,摆脱了自己营造的牢狱枷锁,所以面对大海,我不会害怕,因为我已成功地驾驭了它。我了解它的脾性、喜好,然后它对我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佛说:“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是我自己给自己制造了困难,而在我醒悟之后,这也使我更扎实地走稳我人生的每一步。 大海,我假想的敌人终于成了我的朋友。 “懦夫哀叹昨天,懒汉坐等明天,强者征服今天。”所以,让我们相信自己,做社会的弄潮儿!7《李白的泪水》 远远的,我看见一身素衣的青莲居士。 漫步于河畔,我注视他怅望江天的姿势。“恰似飞燕倚新妆”,一句流传千古的诗句和杨玉环的一句嗔语,把一个极度辉煌的人生滑落到社会的底层。 “香车宝马”,“誓取楼兰”,“杀敌报国”,他苦笑,泪水在无声中滑落。低头轻抚生锈的宝剑,奔腾的壮志又如未灭的火把熊熊燃烧起来。呵!自己有多么无知,四次出蜀,挥金巨万,万里山河,游履迨遍。本以为金殿之上让高力士脱靴,杨玉环磨墨,已注定了自己的一生在富贵荣华之中。可是,“太白星精”又怎样?满腹锦绣又怎样?抵得了杨贵妃又一句对李隆基的悄悄话吗?好恨!好恨! 我的心里忽然有一根弦被这愁苦折磨的一代诗仙拨动了。 我走上前去。他愕然注视着我。 “诗仙,您的那句‘可怜飞燕倚新妆’,究竟有无亵渎杨玉环之意呢?” “我是被冤枉的。真是愚哉斯言。本以为千年之后,我的冤屈已被涤清,没想到蒙于我身的耻辱尚未被冗长的岁月消逝。我本是以飞燕之轻比杨玉环,她实在是我眼中的仙子,我何敢有辱她之语?”说完,他的眼光久久停驻在空旷的河面上,深深的,似一把利剑,将要穷透时间与空间,把李隆基的心剖开来,看一看,他为何不相信他的话呢? “太白,李隆基相信了杨玉环的话,而以为你只是狡辩之辞,你恨他吗?” “如果一个人从荣华的峰巅一下跌到了谷地,而且永远过着潦倒的生活,你难道不恨吗?可毕竟李隆基与杨玉环是夫妇,夫妇之亲有如天地,一个人的判断有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感情上的亲疏,他信了杨玉环,而认为我不忠,这是一个悲哀,我的悲哀,也是李隆基的悲哀,乃至整个国家的悲哀。” 青莲居士踏着夕阳的余晖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从我的视野中渐渐消失。 我静静地伫立在河边。我想起了屈原,想起了比干,想起了屈死于谄言中的每个忠臣。感情的亲疏使昏君们相信近臣的花言,爱妃的巧语,而每一个如此的君王无不蹈覆国的命运。而对于我们,难道没有一些可以借鉴之处吗? 我低了头,看看哪一滴是李白的泪水。8《我是真的懂你》 鱼说:“没有人知道我在流泪,因为我活在水里。”水说:“我知道你在流泪,因为你活在我心里。” 我循梦远航,“一夜飞渡镜湖月”,“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正当我“迷花倚石忽已暝”时,一位白衣飘飘,端坐在白鹿之上的俊才缓缓而至。噢,是他,诗仙李白!他面色苍白,满脸的抑郁,饮酒高歌着:“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懂,我真的懂。李白一生爱国爱民,满腔抱负,满心希望自己能谋官为民做主,却受到小人的奸害,皇帝昏庸听信谗言,贬谪李白疏远了他,疏远了一个伟大杰出的爱国诗人。圣上啊!你不分清白,受人蒙蔽,造成了何等错误的认识,枉害了一代风流…… 我的心里默默流着泪,我能够感受到李白的凄苦。我无言,只在心底歇斯底里地呐喊着: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逆流而下,一位老者在水一方。他那爬满皱纹的额头,那微微弓着的瘦弱身躯,那沉吟江边满脸的迷茫……我忆起了,他!“长太息以掩涕息,哀民生之多艰” 的屈原。他在江边徘徊着……突然,仰天长嗟:“天啊!奈何你这般对待我?!圣上啊?!你为何听信谗言,疏远我啊?!天下之大,无人明吾心意也!”纵身一跃,投入了滚滚奔流的江水之中…… 我欲哭无泪,欲助无能。只能对着江心,对着屈原呼喊道:“我懂!我真的懂!” 屈原为国为民捐躯,这份真挚强烈的感情铭记在后人的心中,永远不会忘记。……小人当道,统治者无能。屈原满腔热血和报国之心,换来的却是“众女嫉余之峨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悲哉!哀哉! 屈原被迫无奈,愤恨至极,大吼一声:“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以死表达了对国对民的忠诚。 遥想当年,小人谗言,君主昏庸,造成了疏圣贤,亲小人,造成了圣上的错误认识,也造成了李白、屈原等的悲惨命运……呜呼噫嘻! 而他们为国为民所做的一切,后代人永不会忘记!……“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唯觉时之试卷,失向来之李、屈……梦一场……



    为什么一回合就死在赵云枪下的高览,却能打败许褚?

    三国演义毕竟是小说,图一乐就好了。之所以在罗贯中笔下,高览被赵云一枪刺死。大概率是为了烘托出赵云的武艺精湛。在三国演义中,赵云绝对是T0级别的武将。而在民间,也有一吕二赵三典韦的说法。纵使高览武艺高强,也只是和张辽一样属于T1级别的武将。从小说的角度来看,双方之间还是有差距的。而且高览此人在三国演义中没有什么存在感,虽然武艺和许褚差不多,但是死得太早。早年间的河北四庭柱指的就是“张辽、高览、颜良、文丑”。但是颜良文丑被关羽斩杀,张辽和高览被郭图陷害,最终选择降操。后来高览又被赵云所杀。河北四庭柱被刘备集团杀了三个。可谓是造化弄人。从三国演义的角度来看,高览和许褚打平,许褚和马超打平,被关羽打败,关羽和黄忠打平,黄忠又弱于赵云。所以做一个简单的类比,赵云的武功明显是高于高览的。再加上罗贯中对于蜀军阵营力挺。所以高览被赵云一枪挑于马下也就说得过去了。有很多人说赵云之所以天下无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自己枪快马快,经常能够偷袭得手。那么长坂坡一战怎么说?七进七出是光凭借马快就能打出来的?其实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在三国时代,将军的武艺已经算是无所谓的事情了。而且三国之间的战斗也不会像我们想象中的一样,双方主将先出来单挑,然后大军互相掩杀。这种类似于角斗的战斗方式只是小说为了博人眼球而塑造出来的。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武将的战斗力再强大,可以以一敌百,那么对面来个一千人,武将还行么?武将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小兵再弱小,也可以蚁多咬死象。其实古代的战斗和现在一样,大将还是要作镇后方的。不过由于古代战争的指挥通讯方式并不高明,所以一个武将顶多只能指挥数万人。多了就指挥不过来了。而且由于通讯手段落后,所以武将在指挥时,都会选择尽量靠近前线的位置。这样才能更好的观察战场,同时更加快速地下达命令。再加上,古代也没有什么精确的远程火力。所以将领靠前指挥没有太大的安全问题。你要是给古代人整把巴雷特,你看看还有多少将领敢去临阵指挥的?而主将之间的战斗更加不符合逻辑,双方武将先打,然后再是士兵互相掩杀。主将得胜的一方,即便是士兵较少,往往也能打出不错的交换比。听起来很符合兵对兵、将对将的逻辑。但是我始终不相信,一个赵云带100个士兵。能够打败一个带10万精兵的刑道荣。也许刑道荣可以被赵云斩杀,但是10万人马,赵云杀也得杀半个月。